2007年5月17日 星期四

擊技篇



李書武

總 論

技擊是一種自發性的觀念,一種本能的行為,而拳式越古越簡單將越有效果,這就是所謂的本能行為,因此,『拳論』指的即是技擊論。   
ˉˉ
技擊可以說是實體(身體)的經驗累積,實不可言,當知所謂的『師父引進門,修行在個人』『拳招雖有定形,然變化在乎個人』。須知,用力則力窮,用法則術盡,此皆為後天之兆,拳之大病也,非本能之學。
  
技擊乃生死大計,性命之搏,箇中關鍵僅在三言:鬆,整,捨。當詳述於後。凡習 拳者,首要之途在熟練招式,進而求其韻味,時日己深,功力俱足,方能探究用法,一切循序漸進,不可躐等。所以然者,蓋用法只須一下,所謂『書到用時方恨少』就拳而言,實為『拳到用時無須多』。
  
放眼當今潮流,武術皆以華麗,多巧為尚,而一般人也習以為常,雖與古人創拳以技擊的本意相差甚遠,然吾人若一味以技擊為要,視華麗多巧為小道,自許得古人之精華,而與現今環境相脫離,豈若孤島野人,於周遭人事將無所助益。  

以愚之見,當今習拳者,可透過武術的訓練,學習穩定地掌握身心平衡;藉著本能的激發,可使體能與精神臻於完備。以此,投身於家庭,社會之中,將可適時適地適當地自我展現,扮演好每一個所處的角色。

要 述

1.鬆-簡單而言就是身心常保健康,愉快,或言暢達也可。一切從生活習性做起是最自然,最全面的。在生活中要能常保鬆﹑靜,可從三方面著手:一是靜能氣沉丹田。二是緊到最高點。三﹑能不作保留的投入。由此,用於習拳之上,則節奏﹑韻味自然有成。而在技擊中,若未能守得住鬆或失去種種常態,便容易鑄錯。當知,生命即在一呼一吸之間,技擊既是搏命之術,能不從『鬆』作起可乎?

2.整-講究的是平衡而不著相,對稱而不呆板。
劉師曾云:人體骨骼如衣架子,脊骨動他骨無不動也。
常言:拳打一片,本是無相之說,發其整勁而已。
或言:拳打一線,則指六合俱到罷了。雖如是說,但在實裡,我們對於五行之分卻不可不明。五行者,非表之於形,實乃藉五行之意而衍成五種『勁』勢,即收縮(金)﹑擴張(木)﹑下沉(水)﹑上衝(火)﹑平捅(土),此五種勁勢就足以說明『整』的平衡與對稱性,而這當中的生﹑剋關係便是拳家追求的攻中有守﹑守裡帶攻的境界。

3.捨-『捨』不是為了『得』,『得』未必是『捨』得來的。
『捨』可指『放心』兩字。
拳經有謂『捨己從人』,如此,必先求其放心,然求其放心,須先知己知彼,要知己知彼,則須從『聽』做起。 『聽』是『沾﹑連﹑粘﹑隨』的基本要求。它是經過千捶百鍊得來的。如有聽勁之功,那招法即能自由衍生。『埋身攻擊﹑捨身棄命』蘊含如此存心,並非僅盲目打拼。又同門練習,常因互不相傷,故虛緩而發,雖能習得『聽』之一﹑二,然日時以久,引以成習,臨敵應變之際,竟多不能致用,不可不慎乎。 真能致用之招, 皆只一下,如此一下,當不知所用而用,不期然而然,如此『捨』之真諦近乎矣。

結語
技擊之道,除苦練別無他法,然理論與苦練不可偏癈,若只知理論缺乏苦練,則易誤人誤己,實為武林之罪人。武術乃文化層累的碩果,今日各位有此機緣接觸武術,望諸君努力求之。謹以 劉師所訓與各位互勉:『真功夫要從根作起,妙手法是由苦練而來。』

1 意見:

匿名 提到...

Hello﹐你好嗎﹖打個招呼先﹗我也很喜歡這些題材﹐得閒去我的 blog 交流一下好嗎﹖那裡好熱鬧的啊﹗ www.mysleepingforest.com

歡迎加入 東海國術社